大連醫科大學附屬大連市兒童醫院

急診室裏的白衣天使……

  • 摘自 大連晚報
  • 日期:2019-01-22

這裏是一個與時間賽跑的科室,這裏是一個生死時速的地方。在這裏,有這樣一群身著白衣的“戰士”們,他們在保衛健康的時光裏沖鋒陷陣,他們是守護生命之門第一道防線的“守護神”,他們就是大連市兒童醫院急診室裏的“白衣天使”們。

近日《大連晚報》記者淩晨到來到了大連市兒童醫院急診室,爲大家還原了淩晨兒科急診室的現場,今天讓我們一起來閱讀文章,看一看淩晨時市兒童醫院急診室裏的故事吧……

圖片.png

“醫生,我的兒子已經高燒4天了,怎麽還退不下來?”“醫生,我的檢查結果出來了,能幫我看一看嗎?”“醫生,孩子體溫計夾好了,我看不清多少度,能幫我看一下嗎?”……

大連市兒童醫院一樓急診室牆上挂的鍾表指針,定格在淩晨4點,數位患兒家長圍在值班醫生康晶晶身邊發問,眼前的患兒,已經是她在零點以後看的第32位。

康晶晶雙眼布滿血絲,明顯的黑眼圈透著疲憊,此刻正是夜班最困乏的時刻。接過伸到面前的體溫計,她反複搓了搓眼,眯起雙眼努力盯著溫計上的度數。這位家長並不知道,忙了一宿的康晶晶此刻看著體溫計上細微的刻度,眼也花了。

康晶晶手邊放著的那個保溫杯裏水還是滿的,水已有了涼意,她卻沒騰出空喝一口……32歲的她從業6年多以來,已經適應了值夜班,從一杯咖啡頂一宿,到如今兩杯咖啡才能堅持到天亮。“每到冬天,都是兒童患病的高峰期,電腦的待診區顯示等待看病的患兒數量都是幾十位以上,這個時候你就絕對沒有心思再考慮累不累,困不困了。”康晶晶說,即便再困,也要保證十二分的清醒,因爲在接診一位患者的同時,還會有兩三位孩子的家長在同時問著問題。作爲醫生,面對每個問題,都要做到回答清晰准確,不能有誤。

一個多小時以前,一位突然抽搐的患兒被送進急診室,經過康晶晶和同事搶救,患兒被送進重症監護室做進一步觀察,滿頭大汗的康晶晶還沒喘口氣,門口等待看病的患兒又排起了隊,她趕緊坐回椅子上,接著診治。“這一夜,除了到床邊給孩子檢查身體、搶救患兒,剩下的所有時間,都要坐在這把椅子上。”康晶晶說,忙的時候他們一夜要看100多位患兒,平均每小時都要看15位以上的患兒。這一夜,只要患者不斷,講話就不停,下夜班時他們經常連講話的力氣都沒有了。尤其忙的時候,連上廁所的時間都沒有,小便經常憋一宿……

3個月零29天的小寶寶患上了膿毒血症,已經上夜班6個半小時的祝曉林護士一邊安撫著哭鬧不止的小寶寶,一邊輕輕拍打著孩子的手背,希望血管再清晰一些。可即便如此,因血液循環不好,寶寶的血管很難看清。祝曉林喘了口氣,瞪大了眼睛,憑借多年的經驗,經過兩次努力,終于成功將吊針紮入寶寶血管內。站在一旁滿身是汗的寶寶父母也松了一口氣。

“壓力太大了,急診室的患兒病情又急又重。”祝曉林說,從業10年,她們除了苦練技術,讓吊針能“一擊即中”,不讓孩子遭兩次罪外,還要學會哄孩子,不讓患兒害怕她們,配合她們。

雖然此刻已經是淩晨4時了,可祝曉林依然忙得腳不沾地,打吊瓶、灌腸……

兒童醫院急診室主任陳海明告訴記者,醫院急診有13名醫生11名護士,這樣的狀態是每位醫護人員的常態。今年冬天的感冒重,醫生雖然做好了防護,他們還是不時被患兒傳染,但面對著強大的工作量,生了病也要盡量做到不耽誤工作。

“我們不怕累,最怕的就是得不到患兒家屬的理解。”陳主任說,聽到患兒和家屬的一聲感謝,看到患兒病情一點點好轉,多累都值了!



-->